老婆发现我有「小三」后激动得哭晕过去,女儿说了「一句话」,

  • 作者:
  • 时间:2020-07-31

老婆发现我有「小三」后激动得哭晕过去,女儿说了「一句话」,

当初妻子和我是经人介绍认识的,第一次见面,我们就对彼此很有好感。她看上去温柔贤惠,我则给她留下了憨厚老实的印象。我们顺理成章地恋爱、结婚、生子。

虽然妻子的工作也很忙,但是家里的事却被她规划得井井有条,完全不用我去操心。屈指算算,女儿上高中前,我接送她的次数少得可怜。

这个家全都是妻子一个人在忙,朋友都说我有个好媳妇,我也乐呵呵地接受。

那时候,我也是个标準的好男人,每天在家和单位两点一线奔波,每月按时把工资交给妻子,兢兢业业养家餬口。妻子不仅会持家过日子,而且烧的一手好菜,女儿调皮可爱,是我和妻子的心头肉,日子就这样过的平静而温馨。

直到我的工作被不断的认可,职位越升越高,私慾开始慢慢膨胀。

家里有妻子操持家务,我将所有的心思都扑在了工作上。

随着我的工作慢慢被领导认可,我的职务也升了。时间长了,找我办事的人越来越多,我的应酬也每天不断,每次我给妻子打电话告诉她我不回家吃饭,她总会嘱咐我少喝酒,每次还给我醒酒的汤。

一次应酬,我遇到了芬,一个离异的女人,比我小8岁,因为工作的原因我们经常接触。后来我听说芬和她老公离婚是因为她和她婆婆积怨太深,导致夫妻感情破裂。时间长了,也常听芬提起她的婆婆是怎幺刻薄的对待她。

听着她泪如雨下的哭诉,我从心里对这个不幸的女人,充满同情。通过一段时间的接触,我发现我喜欢上了她,相对于妻子来说,她年轻,会保养,时尚,漂亮。并且我发现芬对我也有好感。就这样,我和她在一起了。

刚开始,芬说她不要名分,只希望能跟我在一起。我也竭尽所能对芬好,为了陪她,我编造各种理由欺骗妻子,但是妻子从来不多问一句,每次我一回到家总是极尽丈夫和父亲的责任。可是,时间长了,我的心里难免会对妻子产生愧意。

有一次我半开玩笑的问妻子,「我出去应酬你就这幺放心?」妻子笑笑说,「都老夫老妻了,我还能不相信你?」按说有了妻子的这句话,我应该心存悔意、有所收敛才对,但我却鬼使神差地更加猖狂。有时候还会以加班为由彻夜不回。这样的日子过了半年多,芬开始对我非常依赖。

有一年的年三十晚上,我们一家人正围在一起包饺子,我的手机突然响了,一看是芬,我就接了。电话那头的她好像是喝醉了,含糊不清地说要我马上去见她,她觉得很孤独。

我的怜悯之心油然而生,我跟妻子和父谎话说单位同事出了点事,我必须马上去看看。我赶到芬的住处,她一个人吐得满屋都是,抱着我的脖子就不再放手。要我留下来陪她过年。放在平时还好,可这大过年的,我怎幺能陪她?

安抚半天她也不肯放我走,我急了,对她发了脾气。见我发了火,她好像也清醒了很多。开始对我破口大骂。并且说如果我从这里走出去,她就死给我看。我被她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手段逼急了,跟她说爱怎幺样怎幺样。

没想到她像疯了一样朝我扑来,在我的肩膀上狠狠的咬了一口,直到咬出血,她才鬆口。我甩门而去,对她说,如果她敢闹,后果自负。过年期间,我故意把手机调到静音,看到芬发来的一条条简讯,有威胁、有祈求,我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
儘管我尽力隐瞒,但是肩膀上的咬痕却被妻子发现,一切就这样爆发了。

妻子哭着说,「家务我做,孩子我带,老人我管,你为这个家尽过什幺责任?你凭什幺这样对我!」妻子哭得晕了过去,四肢瘫软躺在床上。

这样的场景把我吓得半死,赶快拨打了120.经过急救,妻子缓过气来,却不肯跟我说一句话,看着妻子这样,我心里难过极了。

很快,家里的老人知道了这件事。父亲对我说,「想不到你为人子,为人父,为人夫,竟然还能做出这样的畜生不如的事来,还有心在外养了个小的,这是个有良知的人会做的事吗?你弄到这个地步是要先离婚再结婚?!」

我说,「爸,绝不可能离婚,我不会这样做。」「那你打算怎幺办?」父亲逼问道。我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回答。

父亲严肃地对我说,「我们这辈子就认这幺一个儿媳妇,别人谁也别想进我们家的门!」

于是,我开始躲着芬,不接她电话,不回她简讯,没想到她气势汹汹地到我们单位大脑了一场。很快,同事们开始在我的背后指指点点,领导也对我有了意见。原本近期有一次升职的机会,但是因为芬到单位闹的这一出,我的前途也变得渺茫起来。

妻子被气的大病一场,不肯跟我多说一句话。就连平日爱找我撒野的女儿也用仇恨的眼光看我。我本想找女儿好好谈一次,告诉她是爸爸错了,是爸爸对不起妈妈。没想到女儿面无表情地对我说了句,「你记住,我恨你!你最好祈祷我妈没事,不然我让你跟那个坏女人一天好日子也不成。」看着平时乖巧的女儿变得这幺可怕,我的心就像被刀子挖了一下,我害怕的整晚没睡。

时间拖了一年多,我考虑再三,和芬彻底断绝了往来。芬和我要的15万损失费还有一半是父母给我的。他们说,「你能迷途知返,这些钱我们愿意出!」这话说的我无地自容。

妻子看在孩子和老人的份上,不再跟我提离婚的事情,日子看似恢复平静,但在平静的表像下,我们一家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快乐。妻子对我基本无话可说,不管我怎幺表现,她对我都视而不见。

不过,这个家庭我决不放弃,我想对妻子说,我爱你,我会用后半辈子补偿。